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灵境 > 详细内容

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灵境

作者:哇塞,男神你好帅!  阅读:176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u538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灵境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一口气憋得我难受,不觉咳起。

  这一咳便再也止不住,直至咳出血。

  我将掌心托起,血顺着我的指缝流下,触目惊心的让人不敢睹目,我却苍白大笑,嘴角处不时也有血水淌下。

  父亲惊慌起,怒气迅即敛收,快步过来扶我:“韵儿……!”

  他满脸是歉意。

  我望着他,眸里满是疏离。

  他有多久没这样唤我?若有大概也只是在三岁前吧!本来我是指望这趟回来让他好好疼我的,可他一见面竟给了我这么一份大礼,很好!这一巴掌,已将我和他之间的父女情份折断。

  我闭上眼,不理他。

  廊道上陆续传来脚步声,细碎的皮鞋后跟磨着光鉴透亮的大理石地板,不用问自然是那三位姨娘。

  “你走吧!”我对父亲说。

  父亲脸色青白交替,表情十分痛苦。

  或许那一巴掌让他后悔了,搁在空中的手紧拢了许久,才不情不愿地收回。

  那三位姨娘已站在居室门前,瞧着我们父女俩的狼狈样不时目瞪口呆。

  “做什么!都他妈给老子滚!”父亲是个极要面子的人,平日在营里他是头头,脾气火爆的出了名,那些部下见了他,说话都是缩着脖子的,只怕一不小心惹毛了这位火爆督军,脑袋搬了家,十分划不来。

  如今在府里,多数是女眷,他的脾气算是收敛了些,可是一旦作起,已是丝毫不留情面,搞不定将枪膛一推,会毙了谁。

  如今赶上此番尴尬,让人瞧去,依他的脾气随时都会拉一个毙了。

  三位姨娘大气不敢出,被他这么一吼,多看一眼都不敢,沿原路散开。

  之后来了几位军医,将我受伤的手掌包起,又给我打了针破伤风,可就是对我这陈年旧疾的咳血束手无策。

  “大帅!大小姐的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我们只能暂时用药控制住,要除病根,有点……”

  父亲伸手示意他闭嘴,脸色却越发难看。

  他站在我床前,眼睛却望着窗外,大概回想起十多年前那位道长的话了。

  心间一窒,连身躯都开始摇晃,若非扶住床栏杆,我想他铁定摔倒。

  我没同情他,这是他自找的。

  之后几日,我一直昏昏欲睡,也不知是服了药的原因,还是这屋子让我嗜睡。

  迷糊中,我看到屋里升起了烟雾。

  那雾一点点漫开,直至将屋子遮得如同幻境。

  我听到雾中有人唤我,便拔了输液针寻了去。

  雾里不时露出一双三寸小脚,小脚套在一双绣满兰花的软缎鞋里,往上是条红色大襟裙……

  我眸眶一涩,忍不住唤了声:“娘!”

  母亲却没有回应,我继续在雾里寻她,终于看清了她的背影,她却有意在躲着我。

  我追了过去,母亲却越跑越快,直至从墙里穿过。

  我呆忤在原地,适才想起母亲已经过世,如今她来找我,定是有心愿未了。

  我思虑再三,决定鼓起勇气朝墙壁撞去。

  说来也怪,那墙居然没看起来那般坚实,似乎只弹了下,我便穿破了它。

  墙那边是另一个世界,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死气沉沉的灰,反倒色彩丰富明艳夺目。

  云彩深处,掩着座座巍峨宫阙,古筝笙歌不时传来,可见仙娥臂绕罗带正在殿中翩舞,众仙举杯围坐,笑声不止,不时将倒影一一映在瑶池碧水中。

  池中暗荷飘香,顿时让我心神大开。

  不知不觉步入殿中,见殿上坐着神王神母,见我一来,那二人立即搁下金樽,说:“绛珠草,此去人间可有收获了?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站长极力推荐换一批
您可能感兴趣的
更多精彩内容换一批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