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长篇鬼故事 > 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吸血怪 > 详细内容

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吸血怪

作者:没有节拍  阅读:120 次  点赞:0 次  鄙视:0 次  收藏:0 次  由 u538.com 收集整理
听故事 -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吸血怪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我听见屋内有人哭,疑思越发加重。

  难不成四姨太动用了私刑,将犯错的下人囚禁在屋里。此番一想,怒火一触即燃。

  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父亲一向不赞同对下人滥动私刑,若当真发现四姨太动用私刑,也好拿此让父亲教训她。

  “来人!把屋子打开!”我扯高嗓门喊道。

  喊声惊扰了所有人,她们陆续开了房门,披着睡衣拖着拖鞋跑了来。

  人中自然少不了那位四姨太。

  只见她睡眼惺松地朝我步来,一边打哈欠,一边伸懒腰。

  一件丝质睡衣披在肩头,不时透出里面的蕾丝内衣和胸前的两团丰满,白晳的皮肤,若隐若现,加上那头波浪卷发,说不出有多撩人feng骚。

  再看她那不盈而握的纤腰,果真柔软的如同蛇。

  想到蛇,一身鸡皮疙瘩乍起,我居然不敢再看她。

  “大小姐这是要干什么?”四姨太懒洋洋地说。

  “这是我家,还有我不能进的屋子?我今就要进这屋子!”我仰着鼻孔冲她嚷道。

  四姨太抚了抚落在肩头的卷发,扭着蛇腰朝我又靠近些。

  “可想清楚了!若是没寻到什么把柄,回头自个跟大帅去说!别弄得一府子的人跟着你半夜发疯!”

  想拿话吓唬我,哼,我才不怕!就是父亲知道,不过就是训一顿。眼下证据确凿,我又怎能错过。

  “心虚了,害怕了!”我笑着说。

  她嘴角泛起冷意,勾勾嘴:“大小姐别后悔!开门!”

  在她一声令下,身边的下人取了钥匙开锁。

  随着门锁被打开,我的心也被提得紧紧。

  屋内黑呼呼地,除了几件不常用的家舍,竟再无其他。

  我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唤人拿了台烛灯,凑着灯光挨个查看,最后竟连四周的墙面也不放过。

  可惜终究寻不到什么,眉头不时拧紧。

  她见我一脸灰怯,没放过损我。

  说了一大通伤我面子的话,还说明日要跟父亲说,不行就让我出去住。

  我没将她的话听进心里,转身回到自己屋里。

  我相信自己没有听错,那屋子确实有古怪,却不知为何开了门,什么都没有?

  这一夜的怪事还真不少。

  再次想到那个黑影人,想到那猫叫声,那小屋怪异的申吟……一一都绞结一起,埋进我脑海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  我奇怪,那么大声的猫叫,为何只有我一人听到?

  带着一肚子疑问,我翻来覆去,直至天亮那会才迷迷糊糊睡去。

  父亲回府时我刚好在吃早饭,他一见到我,一张脸铁青。

  那位四姨太的嘴实在快,看来少不了要被训斥了。

  果然等我早饭一吃完,父亲便唤我去书房。

  “在家住得可还习惯?”父亲劈头问我。

  我知道他话里有话,不免白了他一眼,竟将他到口要说的话压下。

  他幽幽从椅上站起,越过我,负手立在窗前,望着窗外的景色,若有所思说:“还是送你去夏岭吧!那里四季如春,比家里住得舒适!”

  夏岭是父亲设在效区的一处别院,建在半山腰处,屋子四周种满了各种花木果树,因着附近有潭温泉,气候宜人,四季如春。

  心里犯起咯噔。

  对父亲的成见更深。想到母亲的头七未过,他就要我搬出去住,咬着嘴皮说:“我知道你不待见我!好歹也要过完娘的头七!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:
X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